如今,大部分城市都致力于提高或保持自己的绿化覆盖率,绿色、环保似乎成了绝对正义。但在2014年,环保人士却折戟底特律。当他们敲开本地居民大门,介绍即将推行的一项免费植树计划时,大部分人都吃了闭门羹。
长久以来,底特律的道路大多“光秃秃”,2014年政府决定恢复街道植被。一个名为“绿色底特律”(The Greening of Detroit,TGD)的本地环保NGO与政府合作,决定在各个社区种树,计划设定的目标是每年1000至5000棵树。但很快他们收到了各方反对,据报道,在一个7500人居住的社区,反对率高达25%。
人们为什么反对政府在自家门口种树,这引起佛蒙特大学环境与自然资源学院一位研究者的关注。Christine E. Carmichael进入底特律,采访了环保组织和社区里的“抗绿者”。最近,《社会与自然资源》学刊发表了她的研究成果。

Carmichael的研究提醒人们关注绿化与家庭、社区的关联。视觉中国 图
Carmichael所描述的底特律故事中,看似绝对正义的“绿色”有了多面性。
一些受访人告诉Carmichael这座城市“变秃”的历史。1960年代以前,榆树是最常见的道旁树,为行人遮阴避雨。但在1967年的种族骚乱之后,榆树开始大量“消失”。
对于榆树消失的原因,官方和民间有了两套说法。
政府称由于“荷兰榆树病”的流行,他们不得不大量砍伐道旁树,他们也一度使用直升机在树林上喷洒化学杀虫剂DDT,后者被证明是有毒的。
而许多居民告诉Carmichael另一种解读,树木砍光之后,执法者和情报部门可以更好地“监控”他们居住的社区。汽车城底特律居住了大量非裔人口(2014年达到了83%),而根据布鲁金斯学院的报告,底特律也是美国贫困人口最集中的大城市。
Carmichael认为,官方和民间“自说自话”,这里有居民对政府根深蒂固的不信任。长久以来,他们都被这座城市区别以待。
“他们觉得(1960年代)政府突然‘闯进’他们的生活,砍光了道旁树,如今他们再一次闯入,又想把树重新种上。”
“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有选择权。在环保者退场后,这些居民需要承担起之后的照料工作,包括落叶清扫和树木养护。但无论是1960年代还是如今,决定都是别人做的,他们并没有话语权,只能被动地承担后果。”
Carmichael发现,除了政府,居民同样不信任环保者。TGD拥有五万名志愿者,绝大部分都是白人,且并不来自底特律本地。在推行这项计划的过程中,他们只有一位全职人员负责社区联络,无法发动人们参与到讨论中来。
特别是在2013年,底特律政府申请破产之后,当环保者站在居民门前通知时,相比种树,居民往往有更多更重要的考量。
底特律居民可以向TGD申请在自己的社区种树,TGD也会负责树木种植之后三年内的维护。但一切信息的公布只停留在公告栏或是零星的社区会议。
在Carmichael的采访中,一名TGD的员工这样描述社区里的“抗绿者”。
“那些对榆树还有印象的人已经老了,而如今我们面对的这一代人,他们成长的过程中,街道就是光秃秃的,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