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第二初级中学女教师赵婷(化名)遭学生袭击事件有了新进展。1月24日,阜南县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,收到了赵婷提交的关于调离工作岗位的申请,目前已同意其调离阜南二初,阜南县辖区内的初级中学可协助办理接收手续。同时,赵婷请假治病期间的工资待遇等不变。
女教师赵某婷被学生袭击殴打之事,引发了舆论的持续关注。据阜南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,冷某因殴打他人被给予行政拘留9日并处罚金400元的处罚决定。因冷某不满16周岁,无犯罪前科,法定不执行行政拘留。
学生打完老师又“放出来”了,受害者却只能选择被动调离原学校。
警方处理并无不当,但这样的依法“宽容”却令公众很难接受。很多网友担心难以抹平被打女教师的心理创伤。果不其然,之后不久,赵婷在医院曾出现过情绪激动冲向窗户,发现窗户打不开,又冲出病房企图上楼顶的行为。
目前来看,调离伤心地是最为实际的选择,多少能避免被打女教师睹物思人。随着工作环境的变化和时间的洗涤,心理阴影面积或许能日渐缩减。但这样的做法,依然有失被动。如果老师被学生暴打之后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调整,教师们又会作何感想?
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,与所有的学生和谐相处那只是一种理想状态。现实中,总会遇到极少数油盐不进、顽劣不堪的熊孩子。囿于诸多因素的限制,老师的教育引导通常很难发挥作用。一旦犯事,让警察抓起来关押几天或许还能起震慑作用,此所谓小惩大诫也,说不定还能浪子回头,幡然醒悟。反之,作恶得不到应有的教训,恐怕只会助纣为虐,起姑息纵容的负面作用。
尤其是冷某这种暴戾的孩子,如果连袭击老师这样的暴行都得不到应有的严惩,怎能不助长其内心的恶?又怎能不产生后遗症?现实中,拥有“免死金牌”的未成年人因为没受到有效规制与管教,继续犯罪乃至变本加厉的,并不是没有先例。该警察出手的,必须好好管教,决不能轻率了事。
按照法律条文,不满16周岁、无犯罪前科的冷某确实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,但其对老师背后袭击、抓住头发往地上撞击、用脚踢等情节却十分恶劣,一放了之不合情理。即便与老师存在过节,但这种“报复”简直是要把人往死里打,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羞辱回击。在老师不敢管已经成为普遍现象的情况下,倘若不能有效严惩,岂不令广大教师心寒?
对冷某追加处罚当然已不可能,但通过个案引发反思,达成共识,可以为今后处理类似事件提供助力。值得说明的是,严惩冷某这种暴戾的未成年人,并不是说要按照成年人的标准来惩治,而是说应该充分考虑到具体的情节,根据恶劣程度适当调整处罚方式与力度。